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熟女  »  【后座的妈妈】(04)【翻译:computerking123】
【后座的妈妈】(04)【翻译:computerking123】
翻译:computerking123
字数:90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第二天早上,我在罪恶感中醒来。

  在丈夫开车的时候,我心甘情愿地在车后座上和我的儿子行苟且之事

  在丈夫睡觉的时候,我偷偷溜出了房间,走进儿子的房间去和他交合

  回想着昨天白天和晚上发生的一切竟让我的阴道内传来一阵阵麻痒,带着满心的愧疚,我钻进被子里,把亚历克斯的肉棒含进了嘴里。我唯一的一次用口交来叫醒他还是我们婚夜的第二天早晨,他之后的几年都拿这件事儿和我开玩笑
  感受他那软软的肉棒慢慢地在我的嘴里变硬,变大,总是让我特别的兴奋……
  我听到他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想知道他是在做春梦,还是要马上要醒来。
  又过了几分钟,他呻吟道:「哦,我的莎拉,是什么让你变得这么主动?」
  准确无误的答案是「你儿子的大鸡巴」,但这似乎并不是告诉他的适合的答案,所以我咕噜了一声,「只是饿了想吃早餐。」

  「我不是在抱怨,」他呻吟着,我慢慢上下套动他的肉棒,让它在我的嘴里变粗变硬

  过去我们是很少早上做爱的,因此他并没有在我的嘴巴里坚持很久便射精了。我吞下了他所有精液,问道:「想和我一起洗澡吗?」

  「当然,」他点点头,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在浴室里,他用可移动的莲蓬头对我完成了还礼。

  在楼下吃早餐时我们和科里会和,在我看到他的那一刻就知道我还想他操我。除了用不可否认的欲望,我无法解释这种变态的心理。昨天一系列的性行为让我兴奋不已,无论是在后座那随时可能被丈夫发现的刺激感,还是在酒店里,儿子对我的身体进行了完全彻底的掌控的羞辱感。

  我不知道他今天对我有什么想法……但是我的阴道在期待中已经浸出了淫液,我穿着的丁字裤—极可能只会暂时穿在身上,已经变潮湿了。

  在我们吃饭的时候,亚历克斯问,「你俩确定你们可以在后边再挤一天吗?」
  我的回答是:「有点儿紧」,在我丈夫听起来这是真实的陈述,但在科里耳里这却是明显的性暗示。

  「没错,但我们走得越久,就越松。」他打趣道,我立刻脸红了。

  「确实如此,」我笑着,试图掩饰自己的脸上的失态。

  「好吧,我们已经走了超过三分之一了,」亚历克斯说,对于即将结束的旅途感到兴奋,因为他很快就会和他突然热情的妻子一对一地度过一段浪漫的双人之旅。

  十分钟后我们上路了,我又一次坐在在儿子的大腿上,他给我发来短信:又穿上长筒袜了?

  我回复:让你的大鸡巴更容易插入

  他回答说:不后悔吗?

  我回短信:只后悔没早做。

  我觉得自己又像个高中生了……等待男朋友做出下一步的举动。

  当我感到他的手在我的屁股上时,我的脊背开始发颤。

  当他把我托起来时,我的脊背又一阵发颤。

  我瞥了一眼我的丈夫,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道路上,外面下着倾盆大雨。
  我感觉到他把我的丁字裤拉到一边,慢慢地把我放低到到他完全勃起的鸡巴上。

  我一坐好,他就发短信告诉我:我们就这样坐一会儿吧。

  我点了点头。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我坐在我儿子的鸡巴上。我想扭动,我想摇摆,但我只是坐在上面。我试着读书,但那是没用的。相反,我让这个我生命中最长的挑逗持续着,让我疯狂。

  当雨终于停了,亚历克斯说:「你们俩在后面还好吧?」

  我儿子打趣道:「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紧。」

  「是的,好像比昨天更紧了一点,」我说。

  「需要停车吗?」亚历克斯问道。「大约十五分钟后会有一处休息站。」
  「不需要,最好坚持到午饭时再停车休息,」我说,希望能在那之前达到一次或者两次高潮。

  「嗯,爸,只要有必要我就能坚持下去。」科里补充道。

  我担心这意味着他不会在这漫长而沉闷的旅程中一直操我。我补充道,其实只有儿子能听懂,指的是他的阴囊,「不要坚持太久,你会麻木的。」

  「哦,我有难以置信的耐力,」科里回应道。

  「好吧,如果你需要休息就告诉我,」亚历克斯说,倾盆大雨又开始下了起来。

  「听起来不错,亲爱的,」我同意了,接着又说,作为一个唠叨的妻子,通常是在我坐在前排的时候,「集中注意力开车」。

  「除了开车我还有其它是可做吗,」他说。

  我开始慢慢地扭动我的屁股。

  他握紧我的双胯,让我保持原地不动

  惊讶的我抓起手机发短信给他:为什么?现在妈妈很需要!!!

  他把一只手移开,然后给我看了他的手机:所有的好东西都只会给那些等待和服从的人!

  我叹了口气。我性欲高涨,现在就需要释放!

  然而,我只是坐在那里,就像一个消防队员带着水管,但没有水。

  又过了半个小时,虽然看起来好像是3个小时,科里才把手又放回在我的屁股上。

  我对自己说「开始了」。

  我已经准备好让他开始慢慢地操我,但让我惊讶的是,他却用手指轻轻的抚弄我的肛门。

  「他不是真的想要插我的屁眼吧?」我暗自思忖。大学毕业后我就没有了肛交的经历,虽然在尼亚加拉瀑布蜜月旅行的第三天,我就想把我的后门献给亚历克斯,但他拒绝了我。我在家一个人的时候,也偶尔插一下自己的屁股,我最喜欢的幻想是自己的肛门和阴道同时被插,虽然这个幻想从来也没有真正成真过。
  我试着放松,想让他的手指插进来,就在上周,我有比他手指大得多的震动棒插过那里。然而此时没有润滑油,而且这个角度,它并不会那么令人愉快。
  他用手指被刺激了我几分钟,但并没有插进去,然后他把我放回他的鸡巴上
  然后他发短信给我「把你的手机调成静音。

  我按他说的做了。

  他又发短信,我们开始了一段冗长的短信对话:

  科里:你曾经被插过屁股吗?

  我考虑是否要讲真话。我认为现在没有理由过分拘谨或保守了。

  我回答说:

  我:大学毕业后就没有了。

  我:没有真鸡巴插过那里了!

  科里:我爸不操你可爱的屁眼?

  我:你爸认为那很恶心。

  科里:我真不敢相信我们有同样的DNA!

  我:我开始怀疑你是不是在出生时就被调换了。

  我:哈哈。

  科里:那最后一次有东西插在你的屁眼里是什么时候?

  我:上周。

  科里:细节。

  我:那感觉真是太棒了!

  科里:别逼我打你屁股。

  我:

  这是算是一种威胁吧

  亚历克斯从来没有打过我的屁股,这是我在大学里很喜欢的一件事。我最喜欢的是当我快要高潮的时候,拍打我的阴蒂。当我独自在家的时候,我对自己做的另一件事就是用性玩具插入塞满我的两个骚洞

  科里:哦,妈,真希望早点儿知道。

  我想让短信变得下流……想让他的鸡巴始终保持坚硬,想让他开始希望我扭动我屁股,我问了一些直截了当的顽皮问题。

  我:为什么,你会把我弯曲在厨房的桌子上,把香肠插进我的屁眼吗?
  男:或者把我放在你的膝盖上,打我的屁股,就因为我是一个坏妈妈,因为我没有主动奉献给我的儿子需要的舔鸡巴的嘴,淫荡的骚逼和紧紧的屁眼去存储他甜甜的精液。

  科里:天啊,妈妈。我很想听到从你嘴里说出这些话。

  我:我也很希望你的那只大鸡巴捅进我的屎洞,我会向全世界宣布我的儿子是个肮脏的操妈妈的混蛋。

  科里:扭,扭起来,荡妇,但要一直发短信给我。

  这是我渴望已久的话,我迅速地服从了,一只手放在丈夫的座位上,把手机放在另一只手里。我慢慢地上下移动,抬头看了看雨现在正下得更大了。没有任何可能亚历克斯会注意他身后发生的事情。

  科里:妈,慢慢来。

  我:天啊,我现在只想弯下腰去,让你彻底的控制我玩弄我

  科里:妈,你真是个骚货。

  我:我是你的骚货,宝贝。

  科里:我永远的骚货!!!

  看到这句话。

  一句简单的话。

  我意识到这可能不会仅仅是3天的后座的短暂偷情,可能意味着更多,更久
  我:旅行结束后,你想继续操妈妈是吗?

  科里:妈,你现在是我的,我拥有你。我的计划是让你经常来探望我,我要在你身体里射入大量的精液,让你被精液泡肿浮涨

  我:没可能有那么多精液。

  科里:这是一个挑战吗?

  我:一个事实!

  科里:你对此很有经验吗?

  我:幻想多于现实。

  科里:那你的幻想是什么?

  我开始考虑。我可能会列出一打我的幻想。我想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我想被两根鸡巴同时插入屁眼和骚逼,我想被一伙或者一群人轮奸

  我:我有不少。

  我:你呢?

  C:告诉我。

  我继续慢慢地扭着屁股,开始列出了我的一些幻想。

  我:我想和一个女人同性恋。

  我:我想被两根鸡巴插肛门和骚逼。

  我:我想被轮奸

  我:我想变成一个公共厕所,一根接一根的舔鸡巴。

  我:我想被三根鸡巴同时插屁眼骚逼和嘴巴

  我:我想和一个人妖操逼

  科里:人妖。

  我:同时拥有鸡巴和乳房……两件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

  科里:哈哈。

  当我把我的许多顽皮的幻想告诉我的儿子时,我的骚逼开始发烫燃烧。我想要高潮……不,我需要高潮。

  我:你想看妈妈舔别的女人的骚逼吗?

  我:被两个鸡巴插?

  我:轮奸?

  我:拳交?

  我:变成精液厕所?

  科里:天啊,你太骚了。

  他抓住我的屁股,开始疯狂地向我那淫荡无耻的的骚逼顶去。知道他快要射精了,我决定继续发短信。

  我:你想操妈妈的屁眼吗?

  我:把大便从妈妈的屁眼里操出来。

  我:用你精液清洗我的肮脏的屁眼。

  我感觉到他的精液在我体内喷发,我自己的性高潮也即将到来。

  他把我拉回坐在他的鸡巴上,把我固定在那里,阻止我的性高潮的爆发。
  科里:妈,你还不能高潮

  我非常沮丧。我是如此的接近和渴望高潮

  我:求你了!!!

  科里:不!只有得到允许,宠物妈妈才能高潮

  我:我可以做任何事。

  科里:任何事???

  我:是的,宝贝,妈妈现在是一个完全服从你的精液骚逼。

  科里:任何事可是可以被理解成非常广的范围的

  我:是的,宝贝。

  科里:拿你会为了我而舔别的女人的骚逼吗?

  我:会!!!

  科里:你会让我和我的朋友一起操你?

  他和他的好朋友加尔文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多年的幻想,仅仅靠阅读网络文学和看色情片是不够的。我突然想把我的许多放荡的幻想变成现实……我想成为自己性幻想色情片的明星。

  我:会,求你了!!!!!!!!!!!!!!!!!!!!!!!

  科里:如果我加入了兄弟会,成为整个兄弟会的一员,那该怎么办呢?
  我:哦,我的上帝!!!我只是坐在看你这句话这里我就要高潮了。

  我:我儿子难道想让被群奸?

  科里:我只是在这里问问题。但是,是的,能帮助让你的梦想成真确实让我感觉兴奋和高兴。

  迫切的想高潮……迫切的想打动他……他既是我的儿子又是我的爱人……我用了一个永远改变我们的关系的词。

  我:我会服从你命令我做的任何事,主人。

  科里:主人!!!我喜欢这个词。

  我:我是认真的,主人。我会毫不犹豫地服从你。

  科里:那我爸呢?你会尖叫「你的儿子正在插我的屁眼」吗?」

  啊!他开始摩擦我的肛门。我刚才被欲望淹没了,让我一度忘记了我不仅是个结婚的女人,而且我亲爱的丈夫离我只有几英寸远。内疚感立即涌上我的心头,这很讽刺,因为我已经做了太多不应该做的事情了。

  我:???

  我:我爱你的父亲。

  我:我也爱你。

  科里:我也爱他。

  科里:但是,要面对现实。

  现实……

  是吗?

  这是原始的。

  这是强烈的。

  这是禁忌的。

  但是…我愿意结束我的婚姻和我的儿子在一起吗?

  现实被艰难击溃。

  当我思考这个现实的时候,亚历克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第一次说话了,「在前面三公里的地方会停车,我要尿尿,汽车也需要加油了,另外我们也应该吃午饭了。」

  当我的性高潮被突然的罪恶感所抑制时,我同意了,「我也要撒尿和吃饭。」
  科里说:「我也是。」

  我一直坐在他的鸡巴上,直到亚历克斯开下高速公路。我慢慢地把他的鸡巴从我的身体里拿出来,他的精液和我的淫液从我阴道里渗出来,流到了我的腿上
  我闻到了性爱的气味,强烈且不可否认,我要感谢我丈夫的嗅觉缺失……他无法感知气味(这是他青少年时期的慢性脑膜炎所致)。

  我拉动我的丁字裤重新覆盖我流水的阴户,然后移动到我儿子的右腿上坐下。
  他发短信给我:

  科里:我们稍后继续这个话题。

  科里:PS:我打算今天找个时间插你的屁眼。

  我们没有继续谈下去,因为我们都在考虑这种激烈性行为的一个缺陷……我的丈夫,他的父亲。

  我爱亚历克斯。他是个好人。一个有爱心的丈夫和一个伟大的施与者。
  然而,他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我的性欲,甚至没有尝试去满足他们。多年来,我已经接受这种现实。然而,昨天的原始肉欲已唤醒了我沉睡的淫荡,我没有意图去压制它,也不想回到过去。

  我决定回复他短信,即便失去一切我也不愿意放弃这种强烈的性爱快感,我的骚逼和屁眼凌驾于我的道德准则之上……即使也不剩多少了。

  我:你最好快点儿。我的屁眼正期待着你那只大鸡吧的的到来。

  科里:你最好找些润滑油。一找到机会,首先我就会操你的屁眼。

  当汽车驶入一个相当大的停车场,旁边有几家餐馆和加油站,我思考着我和儿子是否可以用某种方法溜到一个不显眼的卫生间去。

  还有我要去哪里找润滑剂?

  汽车一停我就下了车。我环顾四周,不是在找卫生间,尽管我必须尿尿,也不是在找餐馆,尽管我很饿,而是为了寻找一个能卖肛门润滑油的地方……不过看起来不太可能找到

  亚历克斯说:「我们先吃饭吧。」

  「我们还是先去洗手间吧。」我反驳道。

  「好吧,」他点了点头,「那我们在那家家庭餐厅会和。我需要一些真正的食物。」

  「听起来不错,」我点了点头。

  我向卫生间走去。我坐着撒尿的时候,收到了科里的短信。

  科里:我刚用谷歌搜索了一下肛门润滑剂,发现椰子油也很好用。

  我想这个可能稍微容易寻找,但机会也不高。

  我:狗屎,我今天早上刚用完了最后一点儿。

  科里:那我去找椰子油或润滑油了。

  我:狩猎快乐!

  我:主人!

  我撒完尿就去和我丈夫会和。

  他问:「科里在哪儿?」

  「我以为他和你在一起,」我撒谎道。

  「我应该给他发短信,」他说。

  「哎,随他便吧,他有能力照看好自己。」我说。

  「的确,」他点了点头。「而且,这会给我们一些独处的时间。」

  「我不会在餐馆里给你吹的,」我打趣道,然后又补充道,「不过如果你能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我就不介意来一炮。」

  「你突然变得贪得无厌,」他摇着头说。

  「听起来像是一部色情电影的好名字,」我开玩笑说,随后我们发现了一张空闲的桌子。

  我们吃着午饭,聊着我们短暂的公路旅行。

  刚刚吃完,科里就发来了短信:

  科里:现在到环道C家庭卫生间来!

  「科里吗?」亚历克斯问道。

  「是的,」我点了点头。「他需要一些现金。很明显,他吃东西的地方不接受信用卡。

  「哦,那我去帮他,」亚历克斯说。

  「不,不,」我说,尽量不显得过于急切。「你在这里付账,另外买点儿零食在路上吃……我要一些甘草,然后别忘了给汽车加油。"

  「是,教官,」他开玩笑说。

  「你最好做好准备,当我们明天把科里送到的时候,你就可以当一名全职的教官了。」我在吻他之前,又说了一遍,然后离开了。

  我发短信:

  我:正在路上,主人。

  科里:快点儿,骚货,科里:到捅你的屁股的时候了!

  我对着他的短信笑了笑,看到了环道C的标志

  科里:快点!!!

  我走得很快,几乎快跑了……知道时间是至关重要的。

  到了卫生间,门是锁上的。我敲了敲门。

  门一开我赶紧进去,然后门迅速的又关上了。

  「趴在水池上,」科里命令道,很快掌控了局面。

  「是的,主人,」我咕噜着,同时被他刚强的外表形象和我们显然要做的事刺激着,我兴奋起来。

  我一弯腰,就看见他手里拿着润滑油。我问道:「你找到了润滑油吗?」
  「信不信由你,是的,」他点了点头,把我的丁字裤拉下,然后往他的鸡巴上倒了一些润滑液,又顺着我屁股往下倒。

  在面对自己的肛门即将被插入的现实中,一股肾上腺素的快感涌上我的心头。多年来我一直幻想着它的发生,自己也试图用玩具模仿了多次,但没有什么比真正的东西更让人兴奋。

  我感觉到他的鸡巴在我屁股蛋上蹭来蹭去,然后又开始用它戏弄我的屁眼。
  我呻吟着,「插进去,宝贝,我的屁眼就是为你这只鸡巴而生的。」

  他笑着说:「谁会想到我两天前会听到你说这些话呢?」

  「甚至昨天早上都……啊啊,」我说,他的鸡巴终于打破了阻碍进入我的体内。

  「太紧了,」他呻吟着,他的鸡巴在我的身体里蠕动,像乌龟一样缓慢。
  「太大了,」我呻吟着,很享受他的鸡吧扩张我肛门的过程。

  「妈的,我真不敢相信,我那讲究卫生的妈妈竟然喜欢肛交。」他说。
  「我也不敢相信,我的好儿子竟然在公共厕所里鸡奸他的母亲,」我打趣道。
  他没有回答,他的手抓住我的臀部,继续深入我的后门。

  不过,我想说话,喜欢这个可以随便说话的机会,因为一会到了车里就不得不保持沉默了「哦,宝贝,我想让你的整条鸡巴都埋在妈妈的屁眼里。」

  「几乎差不多了,」他宣称,一如既往的缓慢深入。

  「我觉得你要刺穿我了,」我呜咽着说,一种快乐和痛苦的混合情绪在我身上流淌。我一直都喜欢这种「愉快的痛苦」的矛盾修辞法。痛苦带来了更强烈的快乐。

  「完全进入了,」过了一会儿他宣布。

  当他的整只鸡巴都进入了我的肛门时,一股寒颤袭上了我的脊背。我淘气地问道:「你是要坐在那儿庆祝,还是要继续操妈妈的屁股?」

  「求我,骚货妈妈,」他要求着,仍然没有动。

  「哦,宝贝,操妈妈的屁眼,那里已经20多年没有被一只真鸡巴操过了。」我哀求道

  「是时候弥补失去的时间了,」他说着,开始缓慢地抽插。

  「哦,是的,宝贝,感觉真好,」我呻吟着,快感迅速聚集。

  「你喜欢我的鸡巴操你的屁眼,是不是?」过了一分钟,他说。

  「我喜欢你的鸡巴操我身上的任何一个洞,」我回答。

  他开玩笑说:「这些信息要是我高三时候就知道,那就太好了。」

  「我那时也不知道你这么能干,」我打趣道。

  「所以我是不是早就应该在厨房的桌子上,把你操的失去意识?」他问,他开始加快速度。

  「哦,如果你有一台时光机回到过去,你应该做,」我咕噜着,这主意真他妈的刺激。

  「我们确实需要弥补失去的时间,」他说。

  「那就操我操的再猛一点,」我呻吟着,多次被拒绝的性高潮再次逼近。
  「我不确定,」他一边说,一边继续他那不急不缓的抽插速度。

  「求你了,主人,」我哀怨道,「妈妈需要她的屎洞被你的巨大的鸡巴插烂。」
  他突然猛烈的刺入,我不禁大声尖叫,他的鸡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
  「喜欢吗?」他问,他的鸡巴仍然深埋在我的体内

  「我不想让这一切结束,」我答道,然后又补充道,「现在再做一次。」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

  「狗屎,是你爸。」我叹了口气。

  「有趣的词语搭配,」他笑着说,同时又给了我一个猛烈的刺入。

  「操我,宝贝。」当我抓起电话时,我尖叫道。

  「接电话,」他命令道。

  「尽量不要让我尖叫,」我说。

  「没有承诺,」他一边说,一边继续操我。

  「嘿,宝贝,」我答着电话。

  「你在哪儿?」

  「在洗手间。」我回答。

  「完事儿了吗?」他问。

  「可能还要几分钟,」我回答。

  「哦,好的。你找到科里了吗?」他问道。

  「他找到我了,」我回答。

  「我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他说。

  「好,我马上就过去,」我呻吟着,科里开始更快地操我。

  「你没事吧?」他问。

  「肚子痛」,我回答。

  「哦,好吧,」他说,显然很不舒服。「慢慢来」。

  「哦,上帝!」我大叫一声,科里再次凶猛的插入我的体内。

  「我最好让你自己解决,」亚历克斯说。

  「科里」我呜咽着,挂断了电话。「你个坏小子。」

  「骚货」。

  「操自己母亲的混蛋。」

  「用屁眼接受儿子精液的荡妇」

  「操烂我的屁眼,主人」我要求道,互相辱骂只是更加深了我想要高潮的渴望

  他猛刺了我几下,然后突然把鸡巴抽了出来。

  「你在干什么?」我抱怨着,我的性高潮已经逼近爆炸。

  「只是看下你的屁眼是否被撑的足够大,确保我在车上能轻松插入」他一边说,一边把鸡巴放回短裤

  「你不是来真的吧?」我问,浴火在体内燃烧

  「哦,是的,你是我的后座妈妈,」他笑着说,同时狠狠地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你这该死的混蛋,」我站起来厉声说道,拉起丁字裤。他的电话响了。
  「嗨,爸。」他指着他的鸡巴答着电话。

  我瞪了他一眼,但还是跪下去,把他的鸡巴掏了出来。

  「是啊,我刚到这儿,」科里说。

  我把他的鸡巴放在我的嘴里。

  「是,我和妈妈在一起,」他说。「她刚吃完热狗。」

  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同时吸吮着他的鸡巴,遗留在他鸡巴上的我肛门的刺鼻味道扑面而来。

  「我知道,她的胃口很好,」科里说着,又补充说,「我不知道她那么小的身板是怎么把那些都吞下去的。」

  我忍不住笑了,他对着他爸爸说着意含双关的俏皮话,而我的丈夫明显毫无察觉。

  「好的,好的,」他边说边抓住我的头,开始操我的脸。「我会叫她赶快吃的。」

  几秒钟后,我感到他的精液滑入了我的喉咙。

  他不停地把他的鸡巴塞进我嘴里,我不停的吞着他的精液。完事后,他退出鸡巴说:「我们最好快点儿赶回去。」

  「那些精液本应该是射在我屁眼里的,」我说,仍然跪在他的面前

  他说:「我不想让我的精液从你的大屁股洞里漏出来流到我的腿上。」
  「你个屁眼」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我打趣道。

  他得意地笑了,「屁眼,屎洞,屁股,都是一样的。」

  「我仍然没高潮呢,」我指出。

  当他走出洗手间的时候,他说:「做一个善良、听话的骚货妈妈,我一会可能会让你高潮。」

  我叹了口气,接着说:「我不敢相信你对你父亲竟然说那样的话。」

  「什么?我是认真的。我很惊讶你居然能吃下一整根香肠。」他得意地笑着说。

  亚历克斯正靠在车外。

  「准备好了吗?」亚历克斯问道。

  我点了点头,跟着我儿子坐在后座上。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既令人惊讶又充满压力。我脑子里突然冒出很多问题:

  他打算在车里再操我一次吗?

  他打算在车里操我的屁眼吗?

  他会让我最终达到高潮吗?

  他为什么不理我?

  最后,我的不安全感击中了我,就像我燃烧的性欲一样。我发短信给他:
  我:你到底还操不操我?

  他没有回应,而是问艾利克斯:「你知道我们今晚打算在哪儿过夜吗?」
  「你是不是已经厌倦了坐在你腿上的妈妈?」我问,用我的屁股蹭着他的鸡巴

  「没有呀」他说,「只是好奇。」

  亚历克斯说:「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个小时后会到艾德思顿。」
  「那是一个不错的过夜的地方,」科里说。

  「你们两个在后面还能再呆三个小时吗?」亚历克斯问道。

  「哦,我想我们会没事的,」我一边说,一边把手探到身下,放在了科里的鸡巴上。

  「是的,」科里赞同道,「我已经习惯了,妈妈现在就像是长在我身上的器官一样。」

  我忍不住笑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